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貨代備受超萬美元運費...

貨代備受超萬美元運費的煎熬!託運人警告,若明年運價繼續維持高位將採取行動

來源:海運網     日期:2020-12-16    點擊:

    在經歷了最初由於疫情滯後於泛太平洋地區的運價大幅上漲之後,歐洲的即期運價漲幅飆升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230%。目前更有亞洲至歐洲地區的運費報價已超過10000美元/40英尺高櫃。
    臨近年底,歐洲市場貨量保持高位。疫情的反覆也刺激了當地進口需求增長,亞洲至歐洲地中海航線運輸需求旺盛。市場缺箱的狀況同樣波及歐洲航線,強大的市場需求和嚴重的設備短缺預期將延續到2021年春節之後。

    目前歐洲疫情嚴重,德國全國進入“硬性措施”封城,再加上英國脱歐在即等眾多不確定因素,英國各大港口嚴重擁堵,歐洲港口貨運量暴跌,船公司跳港,近期出貨歐洲一定要注意!


          火熱的亞歐航線市場  貨代感受過萬美元的高運費    
    貨運代理表示,由於亞歐運價同比上漲至少5倍,而且部分貨物的總運價已超過10000美元/FEU,在運價出現一定調整之前,發貨人正在推遲或取消發貨。
    在英國和中國主要集裝箱港口運力緊張和擁堵的情況下,班輪運營商削減了英國的進口配額,以緩解英國港口的擁堵。然而,預訂艙位嚴重超出剩餘的配額,導致包括鹽田、寧波、上海和青島在內的繁忙中國港口出現嚴重積壓。
    2020年第二季度,由於Covid-19大流行加劇,導致歐洲封鎖,班輪運營商暫停航行以應對市場疲軟需求。然而,隨着美國和歐洲零售商開始補充庫存,運費在通常的第三季度旺季出現飆升。由於跨太平洋運輸費率超過了亞歐運輸費率,集裝箱被轉移到太平洋航線。
    嘉裏物流英國董事總經理Dave Gaughan表示目前現狀是前所未有的,“自10月初以來,貨主一直在爭搶船隻的設備和空間分配,而這些船隻的運價已經達到了我職業生涯中從未經歷過的水平。由於各種費率、附加費的上漲和溢價,貨運價格失控一直在上升,造成了毀滅性影響,一些客户推遲訂單或完全取消發貨直到市場降温。”
    他補充説,英國退歐前的前期裝載推高了需求,英國港口和運輸基礎設施難以應對日益增加的活動,因此船隻經常被延誤,甚至要轉到歐盟其他港口。
    上海集裝箱運價指數顯示,在截至12月11日的一週內,亞歐地區的即期運費較前一週上漲24%,至2,948美元/標準箱。但是,貨運代理表示,該指數反映市場情況並不全面,託運人的報價超過了$10000/FEU。
    目前已有幾家船公司已經開始疏散空集裝箱,試圖在2021年2月中國春節假期之前將這些設備運回中國,所以這也對英國出口產生了不利影響。集裝箱的短缺也意味着,那些仍想繼續發貨的託運人,貨運代理人必須在承諾裝運之前確保有集裝箱可用。
    Tigers(中國)總經理Jana Schebera説:“這大大增加了工作量:每次預訂我們都要與各種運營商核實是否有設備為我們的客户提供可靠的服務。我們正面臨嚴重的艙位和設備危機,這將影響我們的業務量。除此之外,我們看到近岸運輸將成為一個大趨勢,因為高昂的貨運成本使從遠東的進口產品失去競爭力,這將對我們的出口前景產生負面影響。”

託運人準備迎接亞歐合同季的挑戰
    歐洲託運人正在為即將到來的合同季節做準備,並向航運公司發出警告,如果船東試圖繼續維持今年大幅上漲的費率,他們將進一步採取行動。
    據報道,亞洲到歐洲的運費高達10000美元/FEU,其中包括目前適用於該行業的各種附加費,但全球託運人論壇(GSF)祕書長James Hookham表示,歐盟在Covid-19病毒受到打擊之前,就更新了《聯盟整體豁免條例》(CBER)。他説:“這不應該被遺忘,這是一項未完成的工作。”
    據GSF稱,由於“定價過高”,目前許多託運人根本沒有運送貨物,許多中小型企業無法支付額外費用。Hookham表示:“他們無法承擔各種上漲的費率,因此失去業務。”
    從長遠來看,大型企業會把他們的生產線轉移到更靠近零售地的市場來減少運費成本。但是託運人相信目前的費率只是暫時的,隨着今年市場的特殊情況得到解決,貿易水平恢復到更正常的水平,這些費率將在明年下降。
    Hookham解釋説:“我們將在中國新年後觀察合同談判的進展,如果我們的會員反饋説他們對船東的定價行為不滿意,我們將採取更多的行動。”他接着説,這將意味着就費率問題向歐盟提出正式申訴。
    Hookham補充道:"我們已經收到了一些託運人進行艱難談判的早期報告。"這是對早期合同水平的評估,一些託運人也在對合同中期進行評估,所以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一切都將被考慮在內。
    此外,GSF還與海事諮詢公司MDS Transmodal合作,發佈集裝箱運輸市場季度報告,作為託運人在即將到來的艱難談判中提供幫助。
    Hookman表示,該報告清楚地表明,單位成本在下降,而單價卻在上升。報告總結稱,與2019年相比,由於燃料成本的下降,2020年的單位成本下降。此外,“除燃油外成本下降;而扣除燃油成本後的收入在2020年第1季度猛增,與成本的差距繼續擴大。”
    根據MDS Transmodal的單位收入($/TEU)在Covid-19產生任何影響之前於2020年第一季度開始增長,這反映了部署運力的增加,以及考慮到低硫燃料(LSFO)的引入而徵收的附加費。
    但是,報告總結説:“沒有證據表明成本飆升。事實上,包括燃油在內的單位成本在2020年第一季度幾乎沒有變動,到第三季度末下降了15個百分點。收入增長不是由成本推動的。”
    此外,亞洲到歐洲貿易的平均運力同比下降了6% ,這是聯盟轉移了船舶運力,以彌補貿易需求的減少。與此同時,數據顯示,2020年第三季度亞洲至歐洲航線的貨運量比2019年同期增長2.2%,其中前往波蘭的貨運量增幅最大。

     赫伯羅特宣佈提高亞洲到北歐和地中海費率

    日前,赫伯羅特(Hapag-Lloyd)公佈了從亞洲到歐洲和地中海的新價格,該價格將從2020年1月1日起生效。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